987cc暴雪传奇1.76

2016-08-31 09:52:46 本站    参与评论 人

987cc暴雪传奇1.76最好玩的传奇散人服,传奇私服,1.76传奇发布网。


   

正文:

987cc暴雪传奇1.76





  秦磊(化名)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过着东躲西藏、四处流浪的日子。

  21岁的秦磊,是今年6月刚从重庆某专科学校毕业的大学生,但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背负着近6万元债务的欠债者。这笔“还不起”的债,是他上大学期间,在数家校园借贷平台欠下的,本金、利息加上高额的逾期滞纳金,已经让他、乃至他所在的农村家庭,同时被甩离正常的生活轨道,陷入泥潭无法自拔。

  近年来,各种网络借贷平台开始在各大高校流行,虽然贷款额度不高,但是手续简单,办理方便。而毕业生秦磊的借贷还款经历,也许能让各界对诸多名目的校园网贷做出一些思考。

  他是如何

  一步步陷入

  校贷泥潭的?

   2013年年底

  第一次在“贷贷红”网贷平台上借款3000元。

   2015年10月份

  开始频繁在“分期乐”网贷平台上借钱。在分期乐借贷平台上借贷总额在1万元左右。

   2016年1月初

  1月6日,秦磊在达飞网贷平台上贷款4900元。秦磊每月需偿还的借款将近3000元。

   2016年3月-5月初

  3月26日,秦磊在借贷宝上按周息30%借到2000元,用于还贷。截至5月初,秦磊在借贷宝上的借款达到30多笔,共计3.6万元,已偿还2.4万元,剩余18笔本金加上逾期费用约1.8万元。

  就这样“拆东墙补西墙”,他一步步陷入校贷泥潭……

  催款

  频繁接到催款电话

  父亲手机直接崩溃

  今年5月,一家网贷平台的催款电话首次打到46岁的秦家祥(化名)手机上,对方告诉他,其子秦磊在该平台有几千元债务出现逾期,并产生滞纳金,对方催促他尽快还款。秦家祥一头雾水:“债务逾期?滞纳金?”他以为遇到了诈骗电话。

  其实,在接到催款电话前,儿子秦磊已给他打过电话,希望家人能先借钱帮忙还债,自己工作后赚钱还款。秦家祥很生气,认为儿子在骗他,直接拒绝了。但后来接到催款电话后,他这才确认,儿子确实瞒着家里贷了款。

  “有时候一天要接到几十个电话,都是催款的,我不晓得他到底在外面借了多少钱。”秦家祥说,8月25日,一家来电显示为北京的座机号码打到秦家祥手机上,对方自称是催款公司人员,让他尽快帮儿子还款,并称会将秦磊欠款的事情告知其老家的村干部,让秦家臭名远扬。秦家祥听后顿时和对方在电话里吵起来。“你们(贷款平台)当初给他贷款的时候,为什么不联系我,现在他还不上了,来找我有什么用?”秦家祥愤怒地挂掉电话,但随后,手机又开始被各种骚扰电话和垃圾短信轰炸,导致其手机直接崩溃。

  成都商报记者曾联系到这家催款公司,对方承认是受秦磊曾借款的“期待乐”网贷平台所托,对秦家进行催款。之后,秦家祥打电话向“期待乐”公司投诉此事,之后便再未接到骚扰电话。

  秦家祥提供的证据显示,秦磊在“期待乐”平台上有一笔5556元的借款,但剩余1800余元本金一直未还,目前已产生6000元左右的逾期滞纳金。秦磊后来解释说:“当初是因为借贷平台还款系统出现问题,导致自己一直无法按期还款,后来因逾期滞纳金的事情一直未处理好,该笔借款便一直没还清。”记者也曾致电“期待乐”官方电话,工作人员称目前已经与秦家祥协商处理此事,接下来会给秦家祥本人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秦家祥表示尚未接到任何回复。

  流浪

  晚上睡公园长凳

  曾5天没怎么吃饭

  秦磊并不知道父亲被诸多电话催款的遭遇。

  他现在已经重庆街头流浪躲债一个多月,连家人也不知道他的行踪。除非,他愿意主动联系。

  8月25日,记者曾在QQ上短暂联系到秦磊,他当时恰好借旁人手机上网,他谨慎地聊过几句后,便匆匆下线。秦父此前提供儿子QQ号码时便提醒记者,“陌生人他(儿子)不会加,怕是催账的。”

  记者再次收到秦磊的消息,已是26日下午6点。8月27日一早,按照事先在QQ上约好的时间地点,成都商报记者终于在重庆某地见到秦磊,21岁的他看上去有些憔悴。此前,他已在外流浪了二十多天,前一天下午刚在一朋友处借到几百元现金,“接下来先找份工作,尽快还债”。

  多日的流浪,其实就是躲债。秦磊就读的是重庆某专科学校,离校前,他1200元贱卖了笔记本电脑,然后还了同学500元欠款。但6月17日离校那天,秦磊走得并不光彩,有朋友告诉他,当天有债主(在当地人处借的1500元)在校门口等他,秦磊闻讯赶紧联系了一辆出租车到校园里接自己匆忙离开。之后,秦磊拖着行李在永川城里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一晚上几十块,还是太花钱,只能住一晚旅馆,睡一晚大街”。一周后,秦磊用亲戚寄来的500元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月租房。期间,因无钱吃饭,秦磊两百元卖掉了早已停机的手机。7月底,在拖欠一周房租也未能找到续期的房款后,秦磊只好带着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离开,开始流浪生活。

  这可能是秦磊一生中“最落魄”的日子。一天吃两顿饭,晚上躺在公园长凳上睡觉。“最长的一次是5天都没怎么吃饭,饿了就去公厕水龙头喝几口水,有时候步行到城郊农户家要点食物。”

  流浪期间,秦磊也想过找一份工作,但无通讯工具、吃住也无法得到解决,他只能找发传单等兼职,一天下来能挣几十块钱,但这样的“好事儿”不常有。8月上旬的一天,身上仅剩几块钱的秦磊,鼓起勇气再次给父亲打电话求助,但电话里“软磨硬泡”两个小时,父亲始终没答应寄钱。最后,秦磊因为无钱支付电话费,只能给电话老板出具一张50元欠条。

  秦家祥说,现在一听到儿子提钱的事情就心烦,“我不想他联系我”。那么,能惹得父亲如此大动肝火以及秦磊四处躲债,他到底贷了多少钱?又为何要贷这么多钱呢?

  借钱

  网络借贷手续简单,无需家长签字

  这一切“烦恼”的根源,始于秦磊2013年的首次网络借贷。

  秦磊来自巴中农村,家庭经济并不富裕。2013年,他考上了重庆一所专科学校与财经相关的专业。秦磊的大学生活费是每月800元,他告诉记者,身边很多同学每月生活费1000多元,而自己知道家里的情况,未曾多要。“我没想过跟他们攀比。”秦磊说。

  2013年年底,一次偶然,秦磊在兼职QQ群里知道了大学生网络借贷平台,他当时恰巧要和同学去成都玩,便第一次在一款名为“贷贷红”的网贷平台上成功借款3000元,成都之行并未花光3000元,他将余钱存进了银行卡里。“每月还几百块钱,利息也不高,当时在外面做兼职,还起来没有压力。”秦磊说,当时网络借贷并不麻烦,只需要填写自己的学号、手机号、身份证号、辅导员和家长的联系方式,不需要家人签字。

  记者登录一家网络借贷平台的官网,至今仍能看到类似的表述:“……凭学生证即可在线办理, 在线购买, 简简单单几分钟搞定……”秦磊注意到,几乎从他在网贷平台上借到第一笔钱开始,各种名目的网贷小广告开始陆续在校园出现,地点包括宿舍楼、食堂周围、校园广场甚至厕所墙上。

  消费

  钱来得太易,经常出去吃饭、K歌

  网络借贷的方便快捷,加上自己做兼职一月也能赚取数百元,这让秦磊觉得钱来得太容易。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此前一直过着“紧张生活”的秦磊手头宽裕了很多,出去吃饭、K歌等高消费的次数随之增加,有时候玩得太晚,就直接在校外开宾馆住宿,加上平时抽烟、上网,偶尔和朋友结伴到周边城市游玩,秦磊一月花费达到两千元左右。

  熟悉网络借贷平台的操作流程后,秦磊也开始通过兼职帮人办理网络借贷以赚取一两百元不等的中介费。2014年寒假,秦磊回到巴中老家,当时父亲正在家里养伤,看着家里的窘境,秦磊告诉父亲,自己可以通过兼职赚钱养活自己,不再需要家里寄生活费了,年后开学,秦磊只在家里拿了100元路费。“家里确实有一年半没给他寄生活费,我以为儿子真能养活自己了。”秦家祥并不完全明白儿子口中的“P2P”兼职(网贷业务)是什么意思,但他告诫儿子“千万不能干违法的事情。”

  回到学校后,秦磊全身心投入帮人办理网络借贷以赚取中介费。秦磊说,2015年暑假,他还去应聘了一家新生的网络借贷平台代理,吃住花费了几千元,最后代理却并未做成功。但秦磊的高消费生活“已成习惯”,依旧经常外出吃饭,和朋友K歌,去网吧打游戏,购买游戏装备等。“改不了了,我的自控力很差,理财也不行。”秦磊说。

  目前的证据显示,正是从2015年10月份前后开始,秦磊频繁在一款名叫“分期乐”的网贷平台上借钱,其消费记录显示,秦磊有过多次现金借款,借贷总额在1万元左右。秦磊说,主要是用于平时的正常生活费开销,以及偿还网贷平台上当月到期的欠款(1000元左右),秦磊后悔当初有余钱的时候没有提前将这些欠款还清,“当时想到能赚钱,每月按时还就是了,现在没钱了,就只有靠借贷还钱”。

  沦陷

  周息30%借钱还贷,各网贷平台全部逾期

  今年1月初,秦磊再次陷入经济困境,眼见又有一笔2000余元的借款到期。秦磊开始选择“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还贷。1月6日,秦磊在达飞网贷平台上贷款4900元。这样一来,秦磊每月需偿还的借款将近3000元。这笔钱对他而言,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头顶。

  今年3月,眼见两家网贷平台将出现逾期产生滞纳金,秦磊再次慌乱。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有借贷中介在QQ群里向他伸出了橄榄枝,称可通过借贷宝平台发放借款,秦磊感觉抓到了救命稻草。

  秦磊介绍,在借贷宝平台上借款,出借人与借钱人多是线下沟通,私下约定好按照周息30%(或25%)借款,一周后还清,然后双方在借贷宝平台上完成交易。3月26日,秦磊在借贷宝上找人按照约定的周息30%借到2000元,拿到这笔钱后,他赶紧去还其他借贷平台上即将到期的贷款。

  秦磊说,在借贷宝上借钱还贷,是他最后悔的一个决定,因为利息太高,而自己短时间内无法及时还款,逾期同样产生额外费用。他不得不通过借贷宝平台借更多的钱来填补先前借的本金以及高额利息,如此形成恶性循环,债务向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到了5月初,秦磊在借贷宝上的借款达到30多笔,金额从100元到2500元不等,共计3.6万元,目前已偿还2.4万元,剩余18笔逾期借款,本金加上逾期费用共计1.8万元左右。秦磊说,1.8万中的本金只有1.2万元,而1.2万元里实际到手的只有7000元左右,这部分钱基本上用于偿还该平台此前的贷款。

  看着越来越多的债务,秦磊被彻底击垮,再也不敢继续借钱还贷,紧接着,先前另外5家网贷平台的借款陆续出现逾期,并开始产生逾期滞纳金。

  未来

  希望赚钱还债,尽快回归正常生活

  “当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自己能赚钱,很快就能把这些账还清,没想到在网贷圈子里越陷越深。我想尽快找一份工作,锻炼自己,也给自己一段时间反省以前的人生。”秦磊一脸懊悔。

  偶尔,秦磊会借朋友的手机登录QQ,瞬间弹出诸多催款信息。“欠了这么多钱,其实我自己用的可能就1.5万元左右,其他的钱基本上是用于偿还借贷宝上找私人借的贷款和利息了。”秦磊当着记者的面,登录几家网贷平台,细算了一下自己的借款账目,截至目前,在各大平台陆陆续续的借款总额大约在10万元左右,除去先前自己还掉的部分,目前欠有6万元左右债务,其中包括2万元左右的逾期滞纳金(管理费)。

  目前,秦家父子很想解决这一身债务。“儿子欠的钱,我们不是不想还,而是实在还不上。” 秦家祥说,2013年,他做零工时受伤住院,治病前后花了十几万,很多钱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现在,小女儿又要上大学了,面对数万元债务,全家束手无策。

  秦家祥希望能够通过一些正常的渠道,比如借贷平台能否视情况协商减免一些逾期滞纳金和利息,签署一些具体偿还金额和约定时间等协议,或给他一些机会,让儿子靠自己的双手来赚钱还债,“实在不行,他们只有去把他(秦磊)告了,但那更拿不到一分钱”。

  成都商报记者曾致电借贷宝客服,对方表示,借贷宝平台限制的最高年利率是24%,是在国家法律允许范围之内。借款人与还款人私下协商的高息借贷,借贷宝平台无法对此进行监管,不过,还款人可保留相关证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类似事情。

  发稿前,秦家祥给记者发来消息,让转告给秦磊:“做事先做人。凭空想、异想,迟早都要栽跟头的。”

  相关链接

  校园贷疯狂乱象

  已引发管理部门关注

  校园贷疯狂乱象已经引发管理部门高度注意,今年4月,教育部办公厅联合银监会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到,随着网络借贷的快速发展,部分不良网络借贷平台采取虚假宣传的方式和降低贷款门槛、隐瞒实际资费标准等手段,诱导学生过度消费,甚至陷入“高利贷”陷阱,侵犯学生合法权益,造成不良影响。

  根据通知要求,各地要加大不良网络借贷监管力度,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此外,通知还提到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实时预警机制,及时发现校园不良网络借贷苗头性、倾向性、普遍性问题,及时以电话、短信等多种形式向学生发布预警提示信息。

  成都商报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原标题:一位大学毕业生的校贷泥潭

  • 1.76九尾精品版传奇
  • 本文章由独家提供提供
    Copyright @2013-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